如月之恒

鼠猫,水彩,汉服,橡皮章,手帐,排球

无名茶馆☆

那个人在这座被烧毁的屋前发呆很多天了.


听爹爹说这里从前是一个茶馆,牌匾上没有刻字,大家索性就叫它“无名”茶馆.

虽然说是一个茶馆,却没有茶馆的样子,大门终日紧闭着.偶尔也会有客人叩响木门,也只有一个应门的小孩出来,恭恭敬敬地拱手[我们先生说,今日无茶.]可分明在巷口就能闻到,那幽幽茶香.

若那客人不依不饶地问何日有茶,小孩定嘿嘿一笑[有缘,便有茶.]


缘分若满了,定日日有茶.


那个茶馆的主人,爹爹说是一个年轻人,他也是听别人说的.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茶馆,上一个朝代就存在了.说不准啊...四海统一之时就存在了呢.然而每过几年,这里就会遭一场大火,大火过后,除了烧得面目全非的房子,什么也没留下,等这周围的人都变换了,茶馆又会悄悄地重新出现.


那个人着实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某天中午,我偷偷从家跑了出去,走近一瞧,我便惊叹,这莫不是爹爹说的仙人吧,脱俗的样貌,周身围绕着一股...一股...我也说不上来的气场.


我壮了胆子走上前去,拉拉他的袖子,他回过神来低头看向我,他眼里的悲伤,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竟通过视线的交汇传入到了我的心里,纵使我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也觉得心里好痛,快要窒息.


他在我身边坐下,伸手示意我坐在他身边.他摸了摸我的头发.露出哭一般的笑容,长长叹了一口气.

然后才缓缓开口.


[孩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