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之恒

鼠猫,水彩,汉服,橡皮章,手帐,排球

【霜降】

霜降*


树叶与枝条的连接处脱落酸不知不觉积累得很多了,起得早早的禾木推开窗户,在浓浓的薄荷味秋风中看见了家对面草地上堆积了厚厚的树叶。

据说起得早的话可以遇见霜降童子哟!

禾木呼啦一下把窗户关上。她好想穿着那件红色的外套在树叶堆上踩几脚,一定是沙沙的脆响。自己穿的那么鲜艳的话霜降童子一定会注意到的吧!

禾木已经开了门跑出去。

哇吼!做了一个预备的动作刷地一下扑了上去。唔…好香的味道!霜降童子撒在草地上的其实不是霜而是白糖吧!

禾木捧起一大把树叶向天空用力抛去,哗啦啦啦红色的叶子纷纷扬扬落下。

啊啊啊啊啊你你你干什么啊!禾木感觉什么东西在眼前晃了一下接着自己全身都挂了一层白白的冰晶。

只有手掌大小的一声雪白的小东西嘟着嘴叉着腰站在光秃秃的树杈上怒视禾木,嘿!说你呢!

哇!真的是霜降童子诶!禾木忽略掉了那丁丁点的怒气,伸手戳了戳白白胖胖的霜降童子。

嘿嘿嘿你好我叫禾木,那些树叶上的霜是不是白糖做的啊!感觉好香哦!

你怎么不说其实是脱落酸的香味啊生物白痴!霜降童子双手搓了搓变出一个糖果大小的小球扔到禾木的嘴巴里,叉着腰笑着说,怎么样,好吃吗?

唔!好吃!这么说惊蛰的露水一定是糖浆啦对不对!

生物白痴!你怎么不说其实是生长素啊!

莫名其妙被骂了两次白痴的禾木揉揉鼻子,心想要不等明年惊蛰问问惊蛰童子好了…


[怨念了一下才学的脱落酸,来自霜降的脑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