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之恒

鼠猫,水彩,汉服,橡皮章,手帐,排球

【白露】

白露.

难得这天如此给节气面子——八月一过,夏天的气息立刻就不见了,早晨醒来蹬了蹬腿,微凉的空气趁机钻了进去,舒服地蹭了蹭,然后融化在了未醒的温热中.

裹着被子挪了挪身子,正准备陷入下一轮的睡眠床头的闹钟响了——6:40.

疑惑着自己什么时候调过6:40的闹钟,坐起来伸手去抓扔在一旁的衣服,摸着布料心下一惊,扯过来看,深蓝和白相间的校衣校裤,想要思考什么不过看样子大脑当机了.

松松垮垮地穿着校服洗脸漱口出门..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一路上好多熟人.

“兔儿你外婆今天不送你啊?”

嗯?

下坡路,右边的堡坎上长满了各种藤蔓和爬山虎,左边比自己高很多的灌木后面是斜屋顶的红砖房,窗户里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坡下是一个很大的石头堆成的坝子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然后是很长很长的林荫路,路两旁梧桐树参天高,路上坑坑洼洼到处是裂痕,路灯的柱子锈迹斑斑.

一切——就像还没发生一样.

评论